故里南城

第三十六章 质问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婳頔琴台 本章:第三十六章 质问

    满地尸体,加上几条五彩小蛇,夜色下看着甚是渗人。

    顾惜打开苏不知扔过来的小瓶,里面液体散发出一股**味道,元宝忍不住掩了口鼻,“真臭。”

    顾惜在一具尸体上倒了两滴,顿时尸体上冒出丝丝白烟,一会儿功夫,肉身白骨皆化为一摊血水,只余一身衣裳。

    如法炮制,剩下几具尸体与五彩小蛇一起化得连渣子都不剩之后,顾惜用木剑在林子里刨了一个坑,用木剑挑起剩下的几件衣裳并兵刃扔了进去,又细细用土掩上,盖上杂草野花,乍看还真看不出来。

    剩下小瓶里还余了一些,顾惜塞上塞子,谨慎得放进了袖口中。

    元宝帮顾惜望着风,不明白师姐的刨坑手法为何如此熟练,难道下山之后经常埋东西么?

    “师姐,我们也要走吗?”想起苏不知的提醒,元宝也有些忐忑面对吴家庄中人。

    顾惜拍了拍手上的尘土:“我们暂且还不能走,如果明日发现钟山帮和我们同时不见了,可能会怀疑到我们头上。”

    元宝低下头闷闷应了一声,“元宝别怕,师姐在呢!”顾惜看元宝无精打采的样子,以为是被今晚的场面吓住了,毕竟还小,怕也是难免的。

    “我不是怕,师姐,我担心你,你是不是遇到了很多危险,刚我听出来了,原来你早就认识那个唐明卓,还帮他杀了一个钟山帮的弟子,而且。。。师姐。。。”

    你不开心,你笑得都比原来少了,师姐,我心疼你。

    元宝默默在心里说着。

    顾惜心里暖烘烘的,到底还是有人真心想着自己,“别说那么多了,先回去吧,明日当做什么事都不知道,别害怕。”顾惜拍了拍眼前男孩子的肩膀,一年不到的时间,身量又长了不少,像雨后春笋似的。

    东方泛白,山间响起鸟鸣,两人神不知鬼不觉潜回自己的院子时,已是天色大白,赶紧各自回屋换了身衣裳,装作才起的样子出了屋子。

    顾惜突然停下脚步:“元宝,你今日不必随我去听了,你这样。。。”顾惜在元宝耳边嘱咐了一番。

    元宝连连点头,避开了人就无声无息潜了出去。

    今日之后,应该能定下章程,如果钟山帮的失踪没有人怀疑的话。

    果然,众人坐下之后,就有人发现不见了钟山帮的踪影,好奇得问了一声,在场之人也觉得稀奇,自大会以来,钟山帮可谓是最活跃的,就连一开始的“唐门与魔教勾结”也是他们抛出来的。

    “不会走了吧!”有人说道。

    “不可能,他们对疏平令虎视眈眈已久,怎么会在此时离去!”

    “那难道有了疏平令的消息?先下手为强去了?”

    “这。。。”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色惊疑不定,这倒是有可能,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大家在这讨论岂不是做了无用功?

    “稍安勿躁,门下码头弟子来报,昨日无人用船,而且船只也都在,不会是离岛。这样吧,我们说我们的,在下让弟子去寻一寻。”吴掌门说着便吩咐了下去。

    顾惜仍旧站在角落不起眼的地方,心里暗暗祈祷千万别发现了自己挖的坑,至少元宝那里可要顺顺当当的才行。

    余下各门派在前几日的基础上,终于将章程定好,此事由吴家庄,三清观,天玄宗领头,各门派派出一名弟子,共九人分成三组进京,有任何发现都必须回禀门派再做商议,不得擅作主张。

    净空寺,苍明宗不做打算,玉剑山庄,乌家也因为之前的事被排斥在外。

    商量定,众人便准备告辞离去,顾惜心刚刚平静了一点,却见一个弟子跑了回来:“掌门,在板壁峰上发现黄图掩盖的血迹,弟子在附近搜查,没见到人,倒是找到了衣裳兵器,看样子,是钟山帮的弟子。”

    “什么?”

    “衣裳?血迹?那人呢?”

    “快快带我们去!”

    板壁峰上已经里三层外三层围了好些个弟子,有人将坑挖开,坑里东西被取了出来放在一侧。

    “血迹在黄土下面,应该是故意掩盖的。”三清观一个道士说道。

    “你们闻到没,这衣服上似乎有股臭味。”天玄宗赵掌门眉头皱了皱,隐隐觉得这股味道有点熟悉,似乎哪里闻过。

    “是了,化尸水,当年那魔头杀了我师兄,便是用这水。。。可怜我师兄尽落得个死无全尸,可恨。。。可恨。。。”天一道门刘掌教抚掌痛骂。

    “魔教?难道是魔教杀了他们?这又是为何?”

    “魔教向来险恶,杀人何须理由!”

    “不能仅凭化尸水就确定就是魔教做的,”吴掌门想了想,“不知各位昨晚都在自己院子里吗?”

    这句话一说出来,霎时如一滴水进了油锅,在场的人纷纷炸了起来。

    “吴掌门是何意思,这是怀疑我们吗?”

    “就是你们自己人也说不定。”被怀疑之人又齐声喊了回去。

    “听贫道说一句,吴掌门的话也不无道理,要不,大家就都说一说,也好证明自己清白,别被冤枉了去。”刘掌教倒是站在吴家庄一边,看来也是想弄清楚何人所为。

    “哼,身正不怕影子斜,我们天玄宗昨日在院子里商讨进京人选,一个都没出门。”

    “三清观亦是。”

    “我们越女宗一向不在晚间出门。”

    每个门派说完,吴掌门身边都有弟子上前确认,虽是不额外安排人进院服侍,但院外却是有吴家庄弟子候着的。

    顾惜昨晚没想到会发生这么多事,便也没有掩人耳目,大剌剌得就出了院门。

    “昨夜,我和师弟去寻净慈大师了。”顾惜面上泰然自若。

    “哦?问来问去?只有你们苍明的人出了院子?净空寺自第一日露了脸,这几日都没参与,你说去见就去见了?”

    “昨日是有弟子见顾姑娘俩人出了院子,可净空寺那边,却没人见你们进了院子,顾姑娘,不知,这又作何解释?”吴掌门同弟子确认完之后问道。

    “不想麻烦大师座下弟子,我同师弟翻墙进去的。”顾惜不紧不慢答道。

    “一派胡言,顾姑娘是做贼吗?去见大师还要翻墙,不会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比如趁月黑风高杀人什么的吧!”

    “本姑娘乐意!”顾惜眼睛一瞪,学着冷南霜摆出一副娇蛮任性的样子来。

    吴掌门摆了摆手,“不急,我们去问问大师。”

    一行人又向庄内行去,顾惜心内忐忑,此时也只能兵行险招了,也不知大师能不能看在师尊的面上帮忙遮掩一二。

    “对了,你们苍明宗不是还有一个弟子么,他人怎么不在?”有细心的弟子发现所有人中不见秦元宝,更添了几分怀疑。

    “小孩子嘛,贪睡一点怎么了?我们家元宝在山上,想什么时候起都行,师尊都不管他,你有意见?”顾惜瞟了那人一眼,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

    “事关重大,还是让你师弟一起去见大师才好!”吴掌门说着脚步不停,竟率先往顾惜他们的院子而去。

    院门口冷冷清清,没有一丝人声,边上净空寺的院子同样安静无声,仿佛这两个院子压根就没人住一样。

    “我们是客人,不是犯人,吴掌门就是这样待客的吗?”顾惜一个箭步拦在吴掌门身前,小小的女孩子满脸怒意,手握木剑,周身气息流转,发丝无风轻扬,一下子凛然让人不可侵犯。

    “顾姑娘这是不打自招?做贼心虚了?”

    “哼,我看就是,不然何必拦着路,他那师弟说不准根本不在房里。”

    “小丫头,虽然你是明溪真人弟子,但残害同道中人,也是要通报武林受罚的,”吴掌门敛了神色,一副为顾惜考虑的样子,“我们就去确认一下,如果你师弟在,我们也不会冤枉了你们是吧!”

    说完,使了个眼色,身后各门派隐隐分成两拨,一拨往净空寺院子而去,一边准备硬闯顾惜身后小小一方院落。

    “你们欺人太甚!”顾惜憋的眼眶都红了,泫然欲泣的样子让人觉得这么多人欺负这丫头似乎不太厚道,一时竟也都停了下来面面相觑,要是传出去一帮前辈仗着身份欺压后辈,这。。。要被笑话的呀!

    “大早上的,吵什么吵,还让不让人睡了?”顾惜身后门吱呀一声开了,元宝揉着眼睛顶着一头乱发走了出来,豁然看见门口聚着一堆人,又见自家师姐委委屈屈的样子,顿时跳了出来:“干什么欺负我师姐?”

    众人见秦元宝果真在院子里,顾惜先前的反应只能当做是姐弟情深了,便也都变了神色,“对不住了。”

    边上净空寺的院门也被敲开,一个小和尚回禀了净慈大师后走了出来:“师父说,屋子小,有事在院里说!”

    “敢问大师,昨夜,大师在做什么?”吴掌门进了院子,见屋门敞开,净慈大师盘腿坐于榻上,手里佛珠缠绕。

    “昨夜啊。。。”净慈看了看众人,“不知发生何事,需要这么兴师动众的。”

    “不瞒大师,钟山帮出了点意外,还是谨慎一点,怕庄里有奸细!”

    “昨夜。。。是出了点意外。。。”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婳頔琴台的小说故里南城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故里南城最新章节故里南城全文阅读故里南城5200故里南城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
版权归作者婳頔琴台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顺隆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