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定暧昧

48、第四十八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苏景闲 本章:48、第四十八章

    天穹之钻广场。

    见聂怀霆匆匆离开礼宾台, 随即,克里莫和霍奇金也接连退场,陆封寒将尚在激动中的夏知扬三人从人群里拉出来, 站到了一棵树下。

    夏知扬有些奇怪“怎么了”

    陆封寒望向广场上方的光屏。

    礼宾台上只剩了了秘书长一个人。或许是军方三位上将齐齐离席, 反倒没有引起众人的疑心。

    收回视线, 陆封寒神情严肃“如果我说, 勒托马上就会出事,反叛军已经攻到附近了,你们信不信”

    夏知扬笑道“哈哈哈怎么可能,今天成立日,联盟成立日欸,反、反叛军怎么”

    他脸上的笑容一寸寸消失,先看看祈言, 又看回陆封寒, 逐渐结巴,“真的你说真的不开玩笑”

    陆封寒很坦诚“百分之八十的把握。”

    这个数值他说低了,真要算, 百分之九十九的几率, 剩下的百分之五, 皆是侥幸。

    叶裴和蒙德里安对视一眼,咬咬牙,率先开口“我信”

    夏知扬举了举手“我我也信”

    虽然听起来像天方夜谭一样,但不知道怎么的, 这般离奇的话由陆封寒说出来,却格外让人信服。

    明明他只是祈言的保镖。

    蒙德里安问“那现在怎么办”

    陆封寒没答,只问“时间不多,你们怎么想”

    叶裴飞快做下决定“我回家如果真的出事, 我爸妈在家”她看向蒙德里安,“你要不要跟我一起”

    她知道蒙德里安父母都死于反叛军的狙杀,在勒托没有别的亲人。

    蒙德里安也立刻点头“好,我跟你一起”

    夏知扬连忙也道“我也回家”

    陆封寒颔首“你们各自回家,回去后,找能躲爆炸的地方藏好。”

    叶裴连忙问“那你们”

    陆封寒看向祈言。

    祈言没有犹豫“我跟他一起。”

    几人简单道别,便逆着人流朝外跑。

    原地,陆封寒盯着祈言“真跟我一起”

    祈言认真点头“嗯,合约上写了的,你保护我,无论何时,无论何地,现在,合约期还没过。”

    陆封寒把人看了好几秒,低笑“好,我保护你。”

    指挥部外。

    身穿黑色军礼服的聂怀霆大步走进指挥室,气势如凛冬般肃杀无比,肩上的四银星折射出金属的锋锐质感。

    克里莫和霍奇金走在他后面两步远,也各自沉着一张脸。

    格外突兀的,聂怀霆脚步骤停,转身拔槍,槍口直指克里莫眉心

    克里莫瞳孔圆睁,嗓音沉下“聂怀霆,你想干什么”

    杀机顿现。

    霍奇金站在旁边,被这个场面吓了一跳,不知道该怎么劝,只好一贯地当和事佬“现在情况紧急,以大局为重啊”

    聂怀霆眸光黑沉,握槍的手上有褶皱,却极稳,影子落在地面上,棱角也显得锐利。

    “这个问题应该问你,伍德罗克里莫,你想干什么。”

    克里莫冷笑“怎么,你以为封锁通讯口是我下的命令”

    聂怀霆不语。

    近十秒的冷凝后,他放下槍,只留下一句“若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命令,我毙了你。”

    指挥室里,满是肃杀。

    与此同时,陆封寒和祈言已经坐上悬浮车,以极快的速度离开天穹之钻广场。

    个人终端一直亮着,文森特不断将各式情报传过来。

    “刚刚聂将军朝克里莫拔槍了但是最后又放下了难道聂将军判定,封锁通讯口这件事不是克里莫干的或者是担心紧急关头,主和派哗变,暂时留克里莫一命,稳住各方”

    陆封寒眸光微动“都有可能。”

    “现在全部门紧急会议,门关得死紧,里面什么情况不知道已经查清,通讯口是从内部被阻断的,”说到这里,文森特明显咬了牙,又强行切回冷静的工作状态,“现已破坏阻断程序,重启成功。据最新消息,枫丹一号为勒托前卒,已全堡垒阵亡,最后曾向勒托发回数百条敌袭讯息”

    文森特的声音哽咽了一下。

    陆封寒呼吸停了停。

    祈言听见这条消息,忍不住朝天空看去。

    他还记得离开枫丹一号返回地面时,曾远远看见那座漂浮在太空的堡垒。里面的每一个人,只要见过,他都仍记得清楚。

    全堡垒阵亡了吗

    “反叛军已靠近勒托防御系统外围,携带大量不明武器,小型歼击舰已预热完成,率先迎敌”

    信息太过驳杂,就算是在前线待过、早已习惯战事紧迫的文森特,一时间也分辨不清哪些重要,哪些次要。

    陆封寒手握着操纵杆,目视前方,无数纷繁的想法快速掠过,他总觉得好像有什么细节被忽略了

    后背直直窜上一股凉意,陆封寒握紧操纵杆,问文森特“首都星防御系统的控制室”

    文森特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

    “控制室里,现在是谁的人”

    文森特被问住,他呼吸变粗,十几秒后,他给出答案“克里莫最初在聂将军手里,三个月,不,四个月,我不确定,克里莫要求聂将军交出首都星防御系统的控制权,聂将军不肯,最后双方妥协,控制权被交到了霍奇金手上前些日子,聂将军正式卸下联盟统帅后,克里莫立刻就将控制权从霍奇金手里拿走了”

    最后一个字的音直接劈了,文森特心跳极快,失声喊“指挥”

    陆封寒侧脸凝成冷峻线条,眸光如刀锋。

    文森特声音不可抑制地发着抖“指挥,有没有可能”

    就在这一瞬间,不知道从哪个方向,“轰”的爆炸声传来,扩散来的余威连带着悬浮车的玻璃都震了震

    文森特那边的电子音响成一片“指挥,是矮行星级太空导弹”

    陆封寒猛力按下加速器。

    这个爆炸声,他单凭耳力已经能精准分辨。

    一颗太空导弹,落在了勒托上,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勒托的防御系统被关闭了,从内部被关闭了

    勒托,联盟的首都星,此时此刻,竟毫无保护地暴露在反叛军的炮口之下。

    若不是今时今日就在所有人眼前发生,谁敢想象

    文森特难以置信“防御系统除非有四星上将的权限,谁也无法擅自关闭”说完,他又喃喃道,“克里莫真的背叛了联盟”

    愈是危急,陆封寒嗓音愈是沉着“我离首都星防御系统地面控制室还有七十秒车程,我先夺下控制权,有事联系。”

    文森特“是”

    窗外的景色尽数化为不可见的线条,车内电子音正在提醒陆封寒超速,陆封寒仿若未闻。

    这时,个人终端显出提示加密频道收到消息。

    心底窜上某种猜测,陆封寒指尖一颤,隔了两秒,才打开。

    一行行字映入眼中,字字若泣血。

    “拿起手里的武器,保护身后的群星。”

    “指挥,幸不辱命。”

    “枫丹一号,全堡垒,死殉,望,生者珍重。”

    陆封寒五指成拳,狠狠砸在了悬浮车的操纵台上,眼底血丝密布。

    全堡垒死殉

    副驾驶座上的祈言伸过手,覆在了陆封寒拳头之上。

    良久,陆封寒才静默着,反手握了他的手。

    祈言将个人终端的虚拟屏投影在空气中,告诉陆封寒“我进了系统,地面控制室近半年来,陆续进行过人员调动。调动幅度在近一个月,达到最高。调动共二十三人,十四人有问题。今天,其中十一人,再加五十三名入职五年以上的工作人员,同时在岗。”

    陆封寒把所有情绪压在心底,问“都是谁批准调入的”

    “控制室总负责人,加夫列中校。”祈言又补上一句,“我已经拿到了直接进入地面控制室的权限。”

    首都星防御系统地面控制室。

    加夫列正在安抚惊慌的下属“从传回来的信息看,反叛军已经在首都星外列阵,但目前情势不明,我们必须冷静,直到接到攻击的命令在接到命令前,所有人不得擅作主张”

    他又强调“你们要相信,我们的防御系统张开的大网,必将勒托守得固若金汤”

    控制室内的空气近乎停滞,每个人都对着操纵台。

    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控制室对外的联络途径已经被加夫列把控,而此时,控制室收到的所有“实时讯息”,都是假的。

    当然,更不会等到所谓的上级命令。

    实际上,首都星的防御系统根本没有打开,早在三分钟前,就已经被加夫列利用四星上将的权限关闭了

    有一个长发女军人询问,为什么上级还没有命令,加夫列回答“现今,我们和反叛军的情势不同往日,上面慎重决策也是应当,各位要沉得住气。”

    就在这时,加夫列身后的金属门突然朝两侧滑开,他下意识回头,皱眉“你们是什么人”

    进入控制室却没引起警报,那说明来人拥有准入权限。

    但两人都极眼生。

    陆封寒拿出一把折叠手槍。

    正是在i遇袭那天,祈言从升降梯墙内拿出的那一把。他用了之后没有交还,只是没想到,真的会派上用场。

    槍口瞄准了加夫列的眉心。

    加夫列后退半步,厉声喝道“你到底是谁”他随即提高音量,“这肯定是反叛军的人快来人”

    陆封寒满身煞气骇人,直接扣动扳机,“砰”的一声枪响,打断了加夫列的话。

    “加夫列勾结反叛军,陷联盟首都星于危局,特殊情况,现场处决。”

    陆封寒说话的同时,将控制室的人和祈言给他的照片进行对比,找出了名单中的那十一个人。

    随后,每一声枪响,带走一条人命。

    “奉叶,与上述同罪。”

    “本淇,与上述同罪。”

    “艾略特,与上述同罪。”

    连续十一声枪响。

    不到一分钟时间。

    陆封寒有如收割人命的死神,每个人都听见了巨镰拖曳在地面的声音。

    控制室由一开始的躁动变成死寂。

    陆封寒全然不像才杀过人的模样,甚至有些懒散地垂下灼烫的槍口,目光淡淡一扫“处决完毕,接下来,希望诸位配合。”

    他刚刚的行动以及这句话,亦是在警告少数一两个漏网之鱼。

    极致的安静后,有人尖叫。

    这里的军人均为文职,没上过战场,几乎都是第一次见血。

    很快,有一个长发的女军人出列,冷静质问“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下一秒,一直低头输入连串指令的祈言开口“首都星防御系统已重新打开,过去的三秒内,共拦截白矮星级太空导弹三十一枚。”

    问话的人大惊“你说什么”

    随即,又有人反应过来“确实如他所说,防御系统打开了,刚刚是关闭状态”

    “他说的是真的我们刚刚被加夫列骗了”

    剩下的所有人再顾不上刚刚连串的槍响,纷纷扑到操作台前。

    陆封寒接上祈言的话“在此之前,防御系统被加夫列关闭,反叛军数枚白矮星级太空导弹已落至首都星。”

    他环视众人“此后,勒托之安危,皆系于诸位之手”

    最初质问的女军人在确认情况后,脚后跟一并,代表其余众人朝陆封寒行了一个军礼“必不辱命”

    陆封寒回了一个军礼。

    又一个人急急开口“不行,加夫列死了,我们权限不足,最多只能将防御等级提高到a级”

    陆封寒没有犹豫,大步走到说话那人身边,在权限验证界面,输入了一串数字,验了指纹后,又输入了三重密钥。

    电子音响起“验证通过,已确定防御等级级。”

    在场所有人都知道,只有联盟将军级的身份,才有提升防御等级的资格。

    但陆封寒未言明身份,便没有一个人主动询问。

    权限开启。

    控制室四堵墙纷纷亮起,显露出完整星图。控制室正中央,浮现出一个清晰的球体正是勒托。

    只见环绕勒托的防御网已然就位,每一块土地上方,都有薄膜般的光层覆盖。

    陆封寒走之前,面朝曾质问他的女军人,“联盟可以信任你吗”

    女军人点头,眸光坚毅“我是第一军校毕业生,第一军校校训,仅为联盟,一往无前”

    陆封寒唇角拉开一个弧度,他将手里的折叠手槍交给对方,“现防御网已完全打开,除非四星上将,不能关闭。这把枪给你,若有人再次试图陷联盟于危局,格杀勿论。”

    女军人郑重接下了槍。

    走出控制室,两人再次上车,祈言问“现在去哪里”

    “先去发射塔。”

    这三个字,令祈言立刻想起,他来勒托的第一天,在夏知扬大红色的限量版悬浮车上,对方曾指给他过军方印着长剑银盾徽记的发射塔。

    夏知扬当时说,虽然他在勒托住了十几年,也不知道那东西到底是用来发射什么的。

    车没开出多远,前方路面直接被炸出了一个大坑,断了。陆封寒毫不犹豫地转向减速,直直开出了车道。

    车内电子音一边提醒路线错误,一边警告已超速,不过车里两个人都没心思理会。

    窗外景色变作街景,个人终端响起,文森特一经接通,就劈头盖脸砸下一堆信息

    “太空军跟反叛军已经打起来了,只是有两个军用星港被炸毁,星舰出港的速度变慢

    指挥你猜得很对,聂将军要求在中央区其它地方调军守卫勒托,真正调来的,还不到聂将军要求的六成

    更可气的是,聂将军要求给勒托本地驻军升级装备,经手的人是主和派,硬是卡着不派发,现在百分之七十的武器还堆在仓库里,本地驻军用的都是几年前的老款这让人怎么打肉搏吗”

    文森特一口气不带喘“现在最可怕的是,我们知道太空中漂着多少星舰,雷达探测一扫,数就完事了,可是我们不知道,在此之前,反叛军派了多少人潜入勒托。”

    他停了一秒,“特别是,在联盟一个四星上将保驾护航的情况下。”

    这句话说出来,他现在都还有种做梦的感觉。

    甚至梦都不会这么荒谬

    他至今都想不出克里莫背叛联盟、开门引入反叛军的缘由

    陆封寒提及“还有星际海盗。勒托这席盛宴,他们不可能不来分一杯羹。”

    文森特脑子转得飞快“那群海盗前段时间跟冬眠了一样,动静太小,难道他们已经”

    “要不混入了勒托,要不在某星系的主要行星四处点火。”陆封寒下颌线紧绷,又告诉文森特,“为了将首都星防御系统的防护等级提升至级,我用我了的权限密钥。”

    文森特惊讶“指挥,你的权限竟然没被注销你都死这么久了”

    陆封寒其实也有同样的疑问。

    远征军方面一直没有公布他的死讯,但其实大部分人已经默认他已经死了。

    他的权限仍在,只能说明,聂怀霆出于千万分之一的侥幸心理,认为他还活着,或者,留着他的身份,用作缅怀。

    不过不管是哪种理由,都给了他紧急时的便利。

    切断通讯后,悬浮车继续朝发射塔进发。

    大街上已经见不到平民,到处都是爆炸造成的坑洞和焦黑。联盟境内安逸了太多年,惊逢战乱,不知道多少人慌乱无措。

    陆封寒心口堵着一股郁气。

    远征军这么多年,牢牢立在南十字大区前线,枕戈待旦,牺牲无数,半步不曾退却,为的就是将战火阻拦在外。

    然而世事难料,一步接着一步,整个联盟终是被拖入了战火的泥潭。

    陆封寒开口,跟祈言解释“现今勒托已经乱成一团,正是浑水摸鱼的好时机,我要是反叛军,我会趁乱去找我一直想要的东西。”

    祈言反应极快“军用星舰中控系统的源架构”

    “没错,如果星际海盗提前到了勒托,那说不定现在已经动手了。”

    祈言“发射塔”

    “发射塔只是掩饰,”陆封寒还是很久以前听聂怀霆说起过一次,“发射塔地下有保险柜,中控系统源架构在勒托,聂将军对克里莫不信任,很有可能会将中控系统放里面,谁也碰不着。”

    悬浮车在大街上穿行一大段路后,陆封寒准备将车开回车道,临到转弯,余光突然瞥见一个人影,他猛地一个刹车,打开车门,朝愣着没反应的人开口“上车。”

    夏加尔坐上车后,才后知后觉“你们怎么在这里平民不是都避难去了吗”

    陆封寒没答,只问“你为什么在这里不去避难”

    夏加尔不由老老实实回答“我去天穹之钻广场参加庆典,后来安保机器人开始快速撤离所有人。我没去避难,今年大四,我一毕业就会入伍,就想着回学校,看能不能帮上忙,没想到路断了回不去。现在勒托太乱了。”

    他听着外面持续不断的警报声,尚觉得不真实“反叛军怎么突然就打过来了像幽灵一样突然出现。而且,而且,今天是联盟成立日。”

    是啊,今天还是联盟的成立日。

    可惜没人能替他解答这个疑问。

    夏加尔迅速收敛心神,问祈言“你们现在去哪里”

    这时,陆封寒的个人终端再次响起,他语音命令接通后,虚拟光屏出现在半空。

    画面中的,正是不久前还站在天穹之钻广场礼宾台上的人。

    夏加尔嘴巴张大,双眸圆瞪,以为自己眼花,又条件反射地行了联盟军礼“聂将军”

    聂怀霆回了一个军礼,目光转向陆封寒“没死”

    陆封寒回得简洁“没死。”

    在用自己的权限开启级防御后,他就知道,聂怀霆必会找到他。

    聂怀霆“现在在哪儿”

    “在去发射塔的路上。”

    “嗯,”聂怀霆沉声命令,“源架构就在里面,记住,拿到源架构后,立刻启程回前线。如果东西带不走,你亲自销毁”

    陆封寒抬眼,对上聂怀霆丝毫不显浑浊的眼睛“勒托保不住了”

    这句话问出来,云里雾里的夏加尔悚然一惊。

    聂怀霆给出了肯定的答案“多半保不住。我怕两面受敌,坚持将远征军留在前线,若中央军团驻军尽数到位,尚能抵挡反叛军今日的进攻。”

    可惜,未有如意之事。

    不仅实际调军只过半数,武器还跟不上。

    陆封寒没再多言“你才七十岁,还有几十年好活,别死了。”

    聂怀霆也没时间跟他多说“知道了。”

    说完就切断了通话。

    夏加尔缓慢眨眼“刚刚刚刚真的是聂将军勒托真的守不住了你、你、你是”

    陆封寒一个问题都没答,反问他“你在第一军校,成绩很好”

    夏加尔注意力瞬间被带跑,点头“还不错。”

    “实战模拟呢”

    夏加尔自豪道“本年级最高分”

    “行。”陆封寒朝向祈言,“能看见发射塔周围的情况吗”

    祈言绕进勒托的监控系统,速度极快地找到了发射塔附近的监控点,将视野投影在了空气中。

    陆封寒把悬浮车改为半自动驾驶,叫夏加尔一起看。

    发射塔附近,停了五辆装甲车,一伙人正在跟发射塔的常规驻军交火。敌人明显凶悍,常规驻军花架子更多,被压着打。

    夏加尔紧张“那几个驻军在学校格斗课肯定没及格出左拳打他太阳穴啊打啊”

    陆封寒“看守发射塔这种事,就是没油水的闲职,这几个人能撑这么久,已经算素质不错了。”

    祈言出声“我找到了好东西。”

    陆封寒抬眼“什么”

    “发射塔附近有一个小型隐藏炮台,应该是后备招数。不过我看了弹药量,只有五发。”祈言问陆封寒,“瞄准哪里”

    陆封寒没犹豫“炸了他们的装甲车,”

    祈言手指飞快输入指令,只见监控画面上,三枚炸弹落在五辆装甲车之间,以防意外,第四枚第五枚炸弹随后便至,直接将装甲车炸得渣都不剩。

    敌方几个人不料会遭遇未知袭击,聚拢防备周围,勉强让发射塔的驻军争取到一点喘息时间。

    陆封寒再次开口“等到了,我会开车直接撞过去,夏加尔,你拿槍趁乱把那些人都毙了。”

    “是”夏加尔答完,又反应过来,“可是我没槍啊”

    “地上的槍,都是你的槍,只看你捡不捡,懂”

    “懂勤俭节约是美德”

    夏加尔盯着监控景象,将地面上散落的槍的位置记下。

    都是重伤或者死了的人落在地上的,他开始祈祷自己能捡到一把弹药充足一点的。

    陆封寒开着黑色悬浮车,硬生生地刀尖般嵌进战圈里。急速间,他猛一个刹车,夏加尔在被惯性带着前倾的同时打开车门,攀着车框长臂一捞,还贪心,一捞顺便捞起两把槍,起身关车门一气呵成。

    “放心按扳机,这辆车是用液态复合金属做的,车门卸下来就是盾牌。”

    听完陆封寒的话,夏加尔咋呼了一句“祈言你太奢侈了真的太奢侈了液态复合金属一平方厘米我都买不起”

    这时,陆封寒扳着操纵杆,整个车身一甩,卡了个视角,夏加尔双手极稳,凝神瞄准,按下扳机,“砰”的一声,一槍爆头

    战圈内两方人立刻明白了来人的敌我身份,很快,黑色悬浮车就遭到了连续数声槍击。

    闷闷的声响在车内荡起回音。

    夏加尔一边开槍一边感叹“牛还是液态复合金属牛”

    他只在车窗开了一道缝,正好够槍口探出去。而且他发现,陆封寒不知道长了多少双眼睛,每甩车身卡出的视角,都是他最完美的开槍角度。

    夏加尔有种被大佬罩着的酣畅淋漓感

    他们就像躲在一座移动碉堡里,轻易收割着敌人的性命,直到所有敌人毙命,夏加尔才放下了槍。

    但陆封寒没急着下车。

    祈言开口“发射塔驻军没问题。”

    车门这才被打开。

    虽然陆封寒几人刚刚帮忙解决了敌人,但驻军并没有贸然上前,尚抱有警惕。

    陆封寒也没有走近,只开口“奉上级命令,来取东西。”

    说完,立刻提步朝发射塔走去。

    几个驻军身上都是伤,没有了一战之力,相互对视,没有制止,也没有追问。

    一来,现在都是全自动发射系统,他们守在这里,不过是为提防特殊情况,所以,若来人目标在发射系统,注定白来一趟。

    二来,他们只是最底层的士兵,根本不知道这里有什么东西可以拿,如果确实是上级命令,那这就是他们无权知晓的军事机密。

    陆封寒走得很快,边走边道“距离首都星防御网被关闭和重启,只有约十分钟时间,刚刚我们消灭的装甲车属于先来试探的小队,反叛军应该不清楚源架构的具体存放点,所以会往多个疑似地点派人。现在我们把一队人都灭了,必有增援过来,我们要快,拿了东西就走。”

    绕至发射塔后方,陆封寒将个人终端贴在塔身,三秒后,金属表面出现一串荧蓝字符。陆封寒验过权限,三人面前出现了仅供一人进出的门。

    陆封寒让夏加尔先进去,祈言在中间,他断后。

    站定后,门转眼关闭,三人随着脚下的金属板飞快下降,夏加尔才发现,这竟是一处升降梯。

    不过十秒,升降梯停止,陆封寒大步朝前,用聂怀霆发来的密钥打开保险柜,从里面提出一个手提箱,转身原路返回。

    重新坐上悬浮车,陆封寒一拉操纵杆,车内立刻响起“您已超速”的提示音。陆封寒把这当白噪音,一路朝勒托的星港开去。

    夏加尔握着枪,张了张口,很想问陆封寒你是不是我们校史上那个谁,但不知道怎么的,又有点问不出来。

    思来想去,最后问出“我们不去帮忙吗”

    陆封寒的回答近乎冷酷“帮得上什么忙”

    夏加尔被问住。

    陆封寒说得直白“今天的局面,早在前线远征军第一次大溃败时就已经注定,不是一人之力造成的,也不是一人之力可改变的。而是一环接着一环,一步接着一步,逐渐走到了今天。每一个人都是无辜的,每一个人也都是推手。”

    夏加尔迷茫了。

    他在第一军校接受的教育,让他遇战便战,现在却发现,面对当前混乱的局势,连战也不能。

    “那那守不住,勒托就这么让出去吗联盟怎么办”

    “拿什么来守。”陆封寒手肘撑在窗舷,尾音短促,“没了勒托又怎么样联盟的人在何处,我联盟就在何处。今天被抢,大不了明天再抢回来。”

    这时,文森特的通讯再次拨了过来。

    陆封寒心下一沉,总有点不好的预感。

    他接通“说。”

    文森特失去了所有冷静与克制,声线绷紧如将断的弦“指挥,最新消息聂怀霆将军重伤,进治疗舱前,通报全军,要求不计代价,立刻缉拿原四星上将霍奇金”

    陆封寒一字一顿“霍奇金。”

    那个从来不参与主战派和主和派的争端,被军方内部视作和事佬、软柿子、闷核桃的中立派代表。

    由于极弱的存在感,如果不是才在天穹之钻广场见过人,陆封寒不一定能记起霍奇金的长相。

    文森特愤怒至哽咽“缉拿罪名为,背叛联盟。指挥,就是他向反叛军,打开了勒托乃至整个联盟的大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苏景闲的小说限定暧昧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限定暧昧最新章节限定暧昧全文阅读限定暧昧5200限定暧昧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
版权归作者苏景闲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顺隆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