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闻录帝殒

第三十五章 吞天鳄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御笔文生 本章:第三十五章 吞天鳄

    “传说中的妖族大圣——吞天鳄圣!”

    有人认出了那鳄鱼的名号。这是一个曾经在大陆上赫赫有名一个种族,吞天鳄,长成这么大便已经可以判断有大圣的修为了。众人开始四下溃散,独孤逍遥带着天赐林破风与姬如冥也赶紧退后。遇到一尊大圣,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在这方小世界可以说是一方霸主的存在,无人能敌。

    只见那厮只在刹那间就再次跃起,一口咬掉了一名年轻女修士。众人如同潮水般退去,在这种地方遇到这种怪物,任谁都会心中发慌。妖族大圣,要杀他们剪纸易如反掌,是死亡的恐惧吗?一行人进来历练,本来就做好了体悟生与死的真谛,在生死间徘徊,但如今竟然恐惧了,连他们自己都觉得有些羞愧。放在外界的晶莹,年轻才俊,在大圣面前毫无反抗之心。

    “要死在这里了吗?”天赐也心中不安。妖族大圣的威能根本无须显现。那是传说中的大圣,哪怕是斗战胜佛在取得正果之前也只是个大圣。按照地球小说中的描述,那已经是可以击溃十万天兵的大能魔主了。这里的吞天鳄圣不知比他差多少,但想来既在同级,要擒杀这帮年轻修士,根本不再话下。况且在这方不见人烟之地,必然生性暴戾,从它嘴下逃生简直天方夜谭。

    怎么办?

    鳄圣后生震天动地,追赶着这群修士,天赐等人施展浑身解数,往前跑着,根本不敢有丝毫懈怠。天赐此刻不敢留手,施展着御天梯,拼命逃窜,甚至已经逃得比独孤逍遥还要快上三分。

    “我滴妈呀,你这个元婴期跑的比我天仙还快!”独孤逍遥看着速度根本不比他弱上三分的天赐,不禁大叫。

    两人的速度已经脱离了吞天鳄圣的追击范畴,但林破风与姬如冥就没这么快了。与西域的众人都在拼命地逃窜,吞天鳄圣追赶着这群小修士,把他们赶到一处山谷中。山谷不大,似乎是为了更好的跟自己的猎物玩着死亡游戏。

    “想不到这种一个寒潭就能遇到一个大圣。”独孤逍遥心有余悸,他已经与天赐摆脱了吞天鳄圣的追击,在一处巨岩上歇息下来。“若是这动不动就遇到大圣,让我白住这里每期限也不愿意。”独孤逍遥饮下一口自带的佳酿,不禁一叹。

    “还是想想怎么吧林破风跟姬如冥救出来吧。”天赐无奈地说着。毕竟与林破风姬如冥也相识许久了,虽谈不上多大的交情但好歹也不反感。况且,他们还是一同来到这太阴洞天的,岂能坐视不理。

    “你还想回去救他们啊?”独孤逍遥惊讶道,“你看不出来,那吞天鳄把他们赶到山谷是为了玩吗?只要它想,别说是他们,连我们两都跑不掉。”

    “你不是青金丹天仙吗?不能越阶杀大圣吗?”天赐见独孤逍遥没有救人之意,出言驳斥道。

    “大哥,你搞清楚状况好不好。别说大圣与天仙有极大的差距,青金丹根本难以弥补。那吞天鳄是上古异兽,哪怕是金仙大圣也对它无可奈何。你叫我去杀它,不是以卵击石吗?”独孤逍遥叹着,“现在只能寄希望他们有好运气逃出来,这二十几个人,总不至于团灭吧。那西域的佛教释家都不是一般的大世家,肯定有秘宝保命,就看奏不奏效了。”独孤逍遥躺在一块巨岩上,仰天饮着酒,表示无可奈何。

    “吞天鳄应该比不上纯血麒麟什么的呀,为什么你是异色金丹都不敢一战?”天赐还是有些怀疑是独孤逍遥自己不敢打,害怕负伤,而不是打不过,毕竟这厮的惜命程度有目共睹。

    “我滴亲哥哥呀,这吞天鳄曾经是个大路上叱咤风云的种族,甚至有一段时间,族中的无敌至尊霸占过至尊榜前十的一席之地。你说它强不强?”独孤逍遥显得极为无奈,“况且大圣与天仙之阶的差距是很难弥补的,哪怕是异色金丹者,也没有把握弥补。况且我还只是个青金丹。”

    “那就这么看着他们死吗?”天赐逐渐激动。

    “打得过打,打不过跑,这是很正常的事。”独孤逍遥摆摆手,“不可强求。”

    “你”天赐被气得说不出话。这独孤逍遥身为天仙级别的青金丹,结果遇到吞天鳄圣尝试过招都不过,直接跑到了逃跑之列的最强端,哪里还有一点异色金丹的无敌之态。

    “你可能不了解吞天鳄。”独孤逍遥看了一眼天赐,说道:“异兽也分级,最高一级的是帝兽,下面一级就是神兽,洪荒凶兽,再下面便是半纯血的异兽,最后是普通异兽。这吞天鳄便属于洪荒凶兽,比之血脉不纯的麒麟都要强横,天赋异禀相当于人类中的白金丹。而我青金丹的天赋只能与半纯血的异兽媲美,纵然是同级别也不是他的对手,拿什么底气去越阶挑战啊。”

    “你看看人家林破风,不是照样同级别战我吗?”天赐反驳道。

    “林破风不是打不过你吗?更何况,你这还是让我去越阶挑战啊,说什么都不去,去就是送死。”独孤逍遥好说歹说也不愿意再重新回去面对吞天鳄。

    “那我们去他们那个山谷两边峭壁上看看他们怎么样了总可以了吧。”天赐拿独孤逍遥无可奈何了。

    独孤逍遥仔细回想刚才逃跑的山谷,那峭壁足有数百米之高,若是躲藏在那边静观其变,倒也不是不可行。随即点头答应:“好,那我就陪你赴汤蹈火一趟。”

    天赐心中无语,暗骂:这么高的峭壁,纵然是被发现了,也能很快的溜走,哪来什么赴汤蹈火一说。但独孤逍遥好歹是答应了,毕竟这么一个异色金丹的天仙护道者,不用白不用。

    天赐与独孤逍遥往回奔行返程。天赐施展御天梯,倒也跟的上独孤逍遥的速度,没过一会儿就到了刚才吞天鳄将人赶入的山谷。天赐与独孤逍遥对视一眼,看着数百米高的峭壁,天赐正要施展御天梯跃上去,却被独孤逍遥一把拉住衣甲,腾云而上。这是仙人才可的腾云之术,倒也比天赐直接一点点跃上去要快了许多,不一会儿,便到了峭壁顶。天赐与独孤逍遥一点点向前摸近,仔细观察着崖下有无林破风与姬如冥的踪迹,一直向前迈行了三四千米,方才看到崖下二十几人,全被吞天鳄围困在了一处绝处。自上而下,可以看到吞天鳄施展了一个巨大的大圣级的结界,使得外来妖兽人类无法打扰。存活着的人还有过半,林破风与姬如冥也在人群之中躺着,林破风更是奄奄一息,腹部有一处极大的血洞,似乎是被吞天鳄的尾刺扎穿,流血不止,已经不省人事。

    天赐看到这场景,正欲下去,被独孤逍遥一把拉住,用低沉的声音怒斥道:“你要干什么?”

    “救人啊。”天赐也轻声回答。

    “你做梦呢?你一个元婴期的修士怎么攻破大圣级的结界?”独孤逍遥觉得这天赐完全杂异想天开。

    “那怎么办?”天赐一想也觉得有道理,不禁无奈,“难道看着他们被吃掉?”

    “你知道我之前闯荡的时候,这时候应该怎么办吗?”独孤逍遥让天赐猜。

    “不知道。”天赐自然是不知。

    “抛弃他们,转头回寒潭取至宝。有这种大圣级吞天鳄守护着的天材地宝肯定是珍贵无比。”独孤逍遥盯着天赐的眼睛,认真地说道。

    “我懂了,你是要拿那宝贝来跟这吞天鳄交换人质。”天赐一副完全了解的模样。

    “你!”独孤逍遥急地敲了一下天赐的脑袋,说道:“当然是拿着宝贝儿跑路了,还交换。你只要一出现,吞天鳄便能瞬杀你,有什么资格说条件。”独孤逍遥简直就要喊出声来,但最终还是忍住了,毕竟一尊妖族大圣就在下面,他可不敢妄动。

    “就怕我们找到宝贝还没来得及回来,他们就成了吞天鳄的腹中餐。”天赐并不想林破风与姬如冥死在这种地方,何况还有西域二十几条人命。西域的教派不喜争斗,这在太阴洞天可不多见,给天赐留下了不错的印象。

    “对呀,所以我们拿了宝贝跑路啊。”独孤逍遥催促着。

    “你真的没有办法救他们出来吗?”天赐还是有些不愿意相信。独孤逍遥身为一个青金丹的天仙,在大陆上闯荡了那么久,肯定不会不准备什么保命的底牌。

    独孤逍遥躲不开天赐狡黠的目光,不敢对视,只是一个劲摇头说没有。

    “你要知道,救下这么多人,或许可以给你来更多的底牌。”天赐这么一说,独孤逍遥也有些心动,但还是不愿意贸然出手。

    “我等他们都死了,去捡他们的空间戒也一样的。”独孤逍遥犟着脾气说道。

    “哈哈哈,你怎么确定吞天鳄不会一口将他们吞得连渣都不剩呢?”天赐继续怂恿道,“西域的人是怎样的的你应该知道呀。有恩报恩,你还怕吃亏不成?”

    “话虽如此,但我救下他们他们要是不给我补偿,我也拿他们没办法啊。”独孤逍遥还在犹豫。

    “哎呀,你蒙面救下,他们觉得你有救下他们的实力肯定觉得你最起码也是大圣金仙。到时候肯定会给你相应报酬的,不会反抗。”天赐看着下方吞天鳄又玩弄死了一名佛家的小和尚,不由急促地催道:“快点快点,迟了就没了。”

    “好了好了。”独孤逍遥不情不愿地换一套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黑衣,只露出两个眼睛在外面。取出两枚手腕粗细的灰银色小球,藏在胸襟,手持一把巨斧,对着天赐说道:“要是小爷死了,做鬼也要拉你下去,都是你害的。”

    “明白明白,快去。”天赐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准备期待独孤逍遥的表演。独孤逍遥白他一眼,纵身跃下数百米的峭壁。

    独孤逍遥借助俯冲力道,举起巨斧,一下劈向吞天鳄的头颅,正要接触之际,吞天鳄头顶浮现一片青色光罩护住了己身。纵然是已经借助了俯冲的冲击力,也未能劈开吞天鳄的青色光罩。

    吞天鳄一双鳄眼死死盯着独孤逍遥,身躯一震,将独孤逍遥一下子击退数米。

    “走!”独孤逍遥怒吼一声,丢出那两枚灰银色小球,小球爆炸轰出了一股极重的烟雾影响视野,众人开始四下逃散。这股浓烟不禁影响视野,也让雾中的生物感知力下降,纵然是吞天鳄这种妖族大圣,也被众人四下逃散的气息所混乱,无法判断。

    独孤逍遥不敢留下,他是天仙,可以直接腾云飞上峭壁,但下面的几个年轻修士只能王山谷外四下奔逃。独孤逍遥在空中看到趁乱逃出来的林破风与姬如冥,直接纵身飞下去,停到二人面前。

    “跟我走!”独孤逍遥说罢,便纵身飞离。林破风与姬如冥此刻刚刚鳄口逃生,只能下意识地跟着这个黑衣人。一直奔出百里之外,独孤逍遥才停下来,揭下蒙面,大口喘气:“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此刻,天赐也赶到了,对着独孤逍遥笑道:“可以啊。”

    “你还笑!你知道我一斧劈下去,被它的护体光罩挡住我有多慌吗?”独孤逍遥破口大骂:“差点被你害死!浪费我两颗对金仙都有效的烟幕弹,还没捞到好处!那些人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上哪儿问他们要报酬!”

    “哈哈哈哈!不就是两颗烟幕弹吗?你底牌应该不止这个吧。你都没用底牌,谈什么报酬,多伤感情呀。哈哈哈!”天赐看着独孤逍遥心有余悸的模样不禁好笑。

    “我没底牌的,我最大的底牌已经用过了,就是那个金仙级的烟幕弹。”独孤逍遥死活不肯承认自己有更大的底牌。但根据天赐这个惜命鬼的了解,这货只要出手,就基本有了七成把握,绝对不止这两颗烟幕弹这么简单。

    “不管,你欠我两颗金仙级烟幕弹,加上我这次豁出去的心理承受压力损失费再加两颗金仙级烟幕弹,总共四枚,换算成精魄给你打个折吧。一百枚七级精魄。”独孤逍遥给天赐算着账,说完,摊出手来,“拿来!一百枚七级精魄。”

    “给你个鬼!你个地主老财,还算那么精!”天赐一巴掌拍在他手上。

    “哼!”独孤逍遥默默拿出一本小本子,上面密密麻麻的字上又加上一行:“太阴洞天,姬家东方天赐欠独孤逍遥一百枚七级精魄。”

    “我”天赐怎么都没想到这家伙还能自带小账本。

    “等你到了金仙,来问你要。”独孤逍遥收起小本本,傲娇地说道:“反正你是白金丹,到时候肯定有钱还账的。”

    “好了好了,也算是死里逃生,我看那吞天鳄不会这么善罢甘休,我们原本那个山洞可能不能呆了,出去新找一个吧。”林破风提议道。原本的山洞离寒潭的距离对于吞天鳄而言只是一刻钟内便可到的近地,实在不怎安全。

    “嗯,说不定这吞天鳄会寻着气味而来也说不定。”姬如冥也赞成这个提议。

    “可惜了寒潭底不知是什么宝贝。”独孤逍遥嘀咕道。作为一个十六岁便被家族放出来历练的世家子弟,他对各种机缘宝物都不想错过,毕竟,多一件宝物可能就多一条命。

    “你就别想了,那寒潭被一尊吞天鳄霸占,估计是拿不到了。”天赐打击道,“不过无主之物,我们倒是可以奢望一下。”

    “你想的是真的美。历来宝贝哪有无主的,越是好的宝贝越有强大的异兽守护着。这只是一个小世界,我估摸着那吞天鳄也算是这个世界的战力天花板了,它守护的必定这个太阴洞天最好的宝贝之一。有机会一定要试着偷出来。”独孤逍遥心心念念着那寒潭底下的宝贝,不可自拔。

    众人走着走着不经意已经走出了吞天鳄的领地范围而不自知。

    “这有人类的屋子?”林破风发现一处瓦屋,似乎已经废弃了许久,杂草丛生。

    “进去看看。”独孤逍遥率先进入,一推开屋门,就发现里边已经有了四十几人,且都是穿着一样的服饰。见到独孤逍遥进来,不禁逗起身。

    “哟,有人呀,那咱们挤挤?”独孤逍遥尴尬地赔笑道。仔细查探着,总共四十人,共有六位圣人级别的护道者,其余四十二人皆是不过二十岁的年轻修士。

    “哪来的下贱东西,你也配?”一名年轻修士怒喝道。

    “我们是姬家的人。”姬如冥也迈了进来,见到里边众人如此态度,不由心中不忿。

    “姬家算什么东西。”那名年轻修士不屑道,“问问你家长辈可曾听闻中域慕容家。”

    “慕容家!”别说姬如冥,纵然是天赐这种对世家势力了解不深的人也听过慕容家的威名。大陆上排名前十的世家之一,族中甚至坐镇一位货真价实的白金丹的准帝级强者,在大陆上赫赫有名。

    “听过慕容家的名头,还不快滚?”那名年轻修士见到天赐四人诧异的神色,不禁得意。

    “呵呵,慕容家呀。大陆上排名前十的世家势力中,就属你们最弱,但来太阴洞天的人倒是最多呢。四十二个小家伙,其他几个前十的势力好像都是象征性来了几位呢,你们还真是要把名额都占满呀!”独孤逍遥赔笑道。但言语中却尽是讥讽,毕竟前十的势力中的确是有许多名额,但基本都是来的人远少于给的名额,也就慕容家这种吊在前十尾巴的势力派出了这么多人来争夺机缘,显得与其他几大势力的高傲格格不入。

    “你小子敢污蔑慕容世家?”不仅那名年轻修士,有一位护道者也对独孤逍遥充满了敌意。

    “七叔,灭杀这不懂慕容世家威名的小贼。”那名出言的年轻修士怂恿道。

    只见那位对独孤逍遥发话的护道者点点头,出手挥出一掌。圣者级的巨掌轰向独孤逍遥与天赐四人,若是被击中,天赐林破风与姬如冥恐怕会直接重伤倒地,甚至毙命也可能。

    独孤逍遥微微一笑,只是狠狠甩了一下手,便让这股掌风烟消云散,笑道:“怎么?慕容世家的顶级圣人,也就如此?”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御笔文生的小说异闻录帝殒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异闻录帝殒最新章节异闻录帝殒全文阅读异闻录帝殒5200异闻录帝殒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
版权归作者御笔文生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顺隆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