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力宠妻:天才修复师

第169章 达成合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吕颜 本章:第169章 达成合作

    第169章

    “下不为例。”看到周姐道歉了,方棠也没有揪着这事不放。

    不过有了这一次的教训,相信以后其他人工作会更细致谨慎,不会犯同样的错误。

    “方组长,你放心,我们以后都会注意的。”旁边的助手赶忙说了一句,虽然有奉承方棠的意思,可说的也是大实话。

    “是啊,谁能从这堆烂木头里一眼发现损毁的漆器,方组长果真是火眼晶晶。”小赵笑着附和了一句,以前多少有点不服气,但见识了方棠的修复技艺之后,那真是是心服口服。

    孙大师脾气不好,一开始还和方棠闹僵了,看着小赵几人笑骂了一句,“你们几个少油嘴滑舌的,平日里多学多问。”

    几个年轻的助手忙不迭的点头,不说方组长了,就是脾气暴躁看着孤僻的孙大师也会指点他们,卢藏锋这个副组长更是好脾气的,他们能进入这个小组真的是走大运了。

    现场的气氛从一开始的紧绷变为了其乐融融,周勇目光复杂的看着面容清冷的方棠。

    在修复组这段时间,周勇也听到了不少小道消息,相对于其他修复大师的高傲不可亲近,方棠在修复组里竟然是名声最好的一个。

    对小赵这些人,其他小组的人是各种羡慕嫉妒,有些人还私下里来韦宅请教方棠,而方棠只要有时间也是来者不拒。

    不管方棠看起来多么冷漠不可亲近,但她的确是修复组最受欢迎的修复大师。

    听着其他人这么奉承巴结方棠,周姐脸色愈加的难看,表情阴冷的扭曲了几分,今天这事肯定会传出去,周姐不用想也知道方棠会受到各种吹捧和赞美,而自己却会成为反面教材。

    那些修复大师会用今天的例子告诫自己的徒弟还有助手,“修复容不得任何的粗心大意,马虎一下就会和珍贵的古董文物失之交臂,就算是一堆烂木头,里面也可能藏着珍贵的漆器。”

    全国最优秀的修复大师都集中在西街口,周姐可以想象自己的名声会多难听,看着面无表情接受众人“吹捧”的方棠,周姐脑海里那根名为理智的弦咔嚓一声断了。

    “方组长特意将这个漆器挑出来,难道打算修复?”周姐声音突兀而尖锐的响起,阴阳怪气的向着方棠继续道:“我看这个漆器损毁的挺严重的,既然修复不好,方组长何必多此一举,不如和这堆烂木头一起丢垃圾桶。”

    小赵几人错愕的看着满脸敌意的周姐,刚刚她还认错道歉了,方组长也没有追究了,可怎么一转眼的功夫,周姐竟然主动挑衅?

    孙大师眉头一皱,绷着脸斥责,“不管这个漆器能不能修复,你身为修复师就不该这样粗心大意!这是态度问题!”

    这个老不死的现在倒是会巴结方棠!周姐不满的瞪了一眼孙大师,冷笑着接过话,“其实我之前也看到这损毁的漆器了,只是损坏的太严重了,所以就没细看了,没想到方组长会特意挑出来说事。”

    方棠目光平静的看着故意挑事的周姐,“谁说这个漆器不能修复了?”

    等着这一句话,周姐嗤笑一声,尖利的嗓音提高了几分,“方组长我承认你修复技艺精湛,可你也要实事求是,不能为了博取好名声就夸下海口,我也是看这漆器没法修复了才让小工搬出去丢掉。”

    损毁严重无法修复的漆器被当成烂木头丢掉了,这事的性质就轻多了,周姐的目的也在这里。“周姐,你这是在模糊焦点。”小赵不屑的怼了一句,不管能不能修复,那都需要方组长来判断,分明是周姐太大意没发现漆器,她现在倒是会推卸责任。

    “小赵啊,拍马屁也不是这样拍的,我记得昨天你还扔掉了一个窗棂,怎么就准你们这些阿谀拍马的人随便丢东西,我丢了一个没法修复的漆器,你们就上纲上线揪着我不放。”周姐冷笑一声,高傲的昂着下巴,一副自己没有错的模样。

    方棠也懒得争辩,弯下腰将地上漆器捡了起来,锐利的目光的看向周姐,“能不能修复是我说了算,而不是你主观臆测。”

    “你!”被震慑住的周姐脸一白,不祥的预感浮上心头,却绷着脸拒不认错。

    方组长这是要修复这个漆器?众人对望一眼,立刻跟在了方棠身后,周勇迟疑了一瞬间,最终也跟着众人的脚步进了韦宅。

    韦宅左边的一间空房是方棠的工作室,而此刻,方棠将手里头的木条动作轻缓的放在了工作台上。

    “方组长,这是漆器笔筒吗?”小赵忍不住的问了一句,漆器是混杂在南边小书房的木桌里的,看这木条的长度,的确像是笔筒。

    “是,圆形笔筒。”方棠手上动作不停,“漆器是由胎骨和漆皮组成的复合体,胎骨一般以木质居多,也有竹、藤、绸、皮革,还有陶、金、银、铜、锡、铅。”

    说话的同时,方棠拿软毛刷蘸着蒸馏水开始第一步的清污,“因为这是木质胎骨,所以清理表面的泥污灰尘后,要用棉花迅速的将漆器上的水分迅速吸干,然后在阴凉处晾干。”

    “嗯,否则木头吸水膨胀了,反而会损毁胎骨。”小赵接了一句,他主攻的是木头的修复,所以对漆器也很了解。

    等方棠将最后一根木条清理了,但因为保存不但,木条上还能看到霉斑的污点,方棠又从工具箱里拿出了乙醇溶剂,做了进一步的清污。

    “如果只是漆皮被损毁了,修复起来比较容易,但这种因为保存不当导致胎骨已经损毁了,就需要进行木胎的修复。”方棠这话刚说完,一旁的周姐嗤了一声,如果只是漆皮损毁了,她也不敢胡搅蛮缠。

    方棠冷漠的看了周姐一样,继续开口:“漆皮对胎骨起着保护的作用,所谓漆皮就是将生漆和颜料调配成涂料,然后涂抹于胎骨上,最后结成了薄膜层,这就是漆皮,然后进行推光、画漆、雕饰、镶嵌等装饰技艺,最后出品的则是漆器。”

    方棠仔细的看了看已经清理了泥垢和霉斑的木条,将七八根木条平铺在工作台上,又将一块圆形的底部拿了过来,“这是山水图案。”

    虽然损毁的有点严重,漆皮有些的开裂,严重的地方已经脱落,图案已经看不清了,但依稀能看出来画的是山水。

    “方组长,这是花梨木,我那里刚好有。”小赵赶忙开口,见方棠点了点头,立刻回去那木头了。

    见众人不解,方棠解释道:“这是圆形山水雕漆笔筒,用的是花梨木,但因为有些地方已经糟朽腐烂了,所以需要将腐烂的这部分清除,再用漆片将木胎保留部分的裂纹缝隙和糟朽断裂的部位固定,再配制木胎,用和原材料相同的木材补胎最好。”

    而考验修复师的技艺就在这里,将新补木胎和原木胎完美的衔接,技艺精湛的大师能补的天衣无缝。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周勇怔怔的看着低头正在凿刻木头的方棠,一把刻刀、一块木条,在方棠手里就像是有了灵魂一般。

    “方组长竟然不需要先在木头上勾画要修补的草图吗?”旁边的助手目瞪口呆的看着方棠,她根本没有用尺子量,也没有勾画草图,竟然直接就下刀了。

    关键是缺失的部位并不是规则的形状,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只有尺寸有一点不对,那就要重新修补了。

    孙大师看着方棠那灵巧的双手,此刻笑着回了一句,“这就考验手上的功夫,真正的修复大师出手比尺子还要准,一毫米的误差都不会有,字画修复的第一步裁纸条,相信你们都做过。”

    在场的人唯独卢藏锋神色平静,其他人都有些的尴尬心。

    最开始学修复的时候,他们想的是化腐朽为神奇,谁愿意天天裁纸条,而且误差要低于一毫米,虽然这很锻炼的手感,但大多数人裁了十天半个月之后就不愿意重复这单调枯燥的练习。一个多小时之后,原本几根有些腐烂的木条和底座在方棠手中已经脱胎换骨了。

    胎骨断裂的地方进行了重新的修补,然后用生漆和糯米粉、瓦灰混合制成的粘结剂进行了粘结修复,而漆皮卷曲、剥落的地方,也重新进行了补漆,然后上色修复。

    一个高约十五厘米的圆形山水笔筒出现在众人视线里,相对于其他人无比佩服的目光,周姐眼神扭曲着,原本以为方棠肯定修复不好,所以她才胡搅蛮缠推卸责任。

    看着周姐羞愤的离开,其他人对望一眼,也都笑着离开了,毕竟已经耽搁了一个多小时,大家手边的工作还很多,否则晚上都要加班了,不过加班也值得!

    方棠虽然将笔筒修复好了,但才补漆上色了,还需要等阴干之后再进行最后的固色处理,一抬头,就看到了还留在这里的周勇。

    虽然负责修复组的安全工作,可修复在周勇眼里就是修补而已。

    但亲眼目睹了方棠化腐朽为神奇的修复过程,想到她工作时那专注的眼神,熟练的动作,这一刻的方棠在周勇眼里有种说不出来的风采。

    “我已经安排好人了,晚上十二点会来韦宅寻找密室,你如果有时间也可以过来。”丢下一句话,周勇转身就离开了。

    出门的瞬间,周勇脚步一顿,背对着方棠开口:“修复组的一切属于机密,所以严禁外人进入。”

    周勇就差没说蒋韶搴这个外人是进入入内的,等了半晌,没听到方棠的回答,周勇将失望的情绪压下,大步向着门外走了去。

    方棠也没有多在意,将工作上的工具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将笔筒放到了架子上阴干,然后继续开始之前没有完成的小冬瓜瓶的修复。

    入夜,欧阳婧套上了外套,避开了周家的保镖,清瘦的身影离开了周家大宅,最后融入到了夜色之中。

    半个小时后,一间隐秘的茶楼,欧阳婧推开门走了进去。

    “欧阳小姐,请坐。”山田-杏子柔和一笑,示意欧阳婧坐下来,自己则是给她倒了一杯茶,“请。”

    欧阳婧没有喝茶,打量的目光看着面前柔弱单纯的山田-杏子,女人最擅长利用自己柔弱的外表来欺骗人,但欧阳婧不是林天宝那样的纨绔,同样也不是有图谋算计的古骅。

    身为女人,而且是同一类型的女人,欧阳婧开门见山的问道:“我很好奇杏子小姐来长源的真正目的。”

    至于山田-杏子和古骅联手投资西街口的休闲区,欧阳婧是一个字都不会相信,投资这一块那完全是拿钱打水漂,根本没有盈利的可能性。

    而且投资总额高达十个亿,欧阳婧是真的好奇山田-杏子的真正目的,她愿意花十个亿,那绝对图谋不小。

    “贵国有句话说的很对,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欧阳小姐,方棠是我们共同的敌人,我们可以联手合作。”山田-杏子声音依旧轻柔,可说到方棠时,眼底却有着浓郁的化不开的仇恨。

    如果不是方棠暗中下黑手,山田-杏子不可能和林天宝滚了床单,关键是这视频还有果照都被发回了山田家族,让山田-杏子沦为了笑柄,甚至被家族抛弃了。

    虽然山田-杏子再次被重用了,可她很清楚,如果不能完成家族的任务,那这一次她真的会被家族放弃。

    “抱歉,我连杏子小姐的真正目的都不清楚,自然没有合作的可能性。”欧阳婧端起茶杯悠然自得的品起茶来。

    是山田-杏子有求于人,所以欧阳婧完全可以端着架子,占据主导地位。

    沉默片刻,似乎确定欧阳婧不会松口,山田-杏子再次加大了合作的筹码,“欧阳小姐和周勇在一起的真正目的应该是拿下长源,从而进一步控制州卫,如果我可以提供人手帮欧阳小姐除掉方丰益呢?”

    在长源,方家、周家、徐家三足鼎立,如果方丰益被杀了,那么真正获利的是周家,以周勇的性格再加上他对欧阳婧的喜欢,所以周家代替了方家,就等于是欧阳家掌控了长源。

    一旦掌控了长源的势力,欧阳家想要打压封掣和窦家也有了资本。

    欧阳婧诧异的看了一眼说的轻飘飘的山田-杏子,家族之间的争斗也有相应的规则,用暗杀的手段则是犯了忌讳,但山田家族出手的话,欧阳家倒是可以撇的一干二净。

    “抱歉,不知道杏子小姐的真正目的,我可不敢和杏子小姐合作。”虽然有巨大的诱惑,可欧阳婧也只是一瞬间的动摇,即使山田家族背负了暗杀方丰益的名头,最终获利的会是欧阳家,可欧阳婧依旧选择了拒绝。

    山田-杏子看了难缠的欧阳婧,不得不承认她比很多男人要厉害多了,同为女人,美色诱惑自然是不可能了,暗杀方丰益这样强大的利益诱惑之下,欧阳婧竟然还是拒绝了。

    “既然欧阳小姐要追根问底,那我只能透露一点,至于能不能合作全在欧阳小姐你。”山田-杏子似乎是被逼的没有办法了,才不得不暴露自己的真正目的,“欧阳小姐也知道长源有宋代古墓的消息。”

    “你想要找古墓?”欧阳靖设想了各种可能,却真的没想到会是这个。

    就算古墓里有大量珍贵的墓葬品,可也不知道拿十个亿出来投资西街口,欧阳婧怀疑的看了一眼山田-杏子,这个理由根本站不住脚。

    “所有人都以为那是宋代古墓,可根据我们山田家族掌握的消息,这是一个藏宝窟,里面有大量珍贵的古董文物,如果欧阳小姐掌控了长源,那么我要行动就方便多了。”山田-杏子笑着说出了答案。

    古墓里的墓葬品价值不可能超过十个亿,但一个未知的藏宝窟就不同了,山田-杏子此举虽然有些的冒险,但一件珍贵的古董文物价值都上亿,藏宝窟里如果有上百件珍贵的古董文物,这个价值绝对超过十个亿。

    而且因为投资西街口的休闲区,山田-杏子就有光明正大的理由将山田家族的人带来长源,而不会引起外界的怀疑,日后她寻找藏宝窟也好,偷偷将里面的珍贵古董文物运出去也罢,有足够的人手,一切计划都好安排。

    数百年前的藏宝窟的确让人心动,可欧阳婧也不傻,仔细斟酌之后,还是感觉这里面有问题,除非是山田家族已经确定掌控了藏宝窟的位置,否则投资十个亿还是太冒险了。

    但如果山田家族真有了具体位置,为什么不秘密的开掘?山田-杏子想要暗杀方丰益,让欧阳家取代方家,这样一来山田-杏子行动会更方便,这说明她根本不知道具体的位置。

    “杏子小姐,你的话我已经信了五成,但这不足以让我和杏子小姐合作。”欧阳婧微微一笑,她必须再掌握一些消息,否则她不可能冒然和山田家族合作,一旦传出去了,欧阳家族只怕无法在州卫立足。

    果真是个难搞的女人!山田-杏子看了一眼老神在在的欧阳婧,自己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她的态度依旧没有软化,果真是个厉害的男人,也难过将周勇牢牢的掌控在手心里。

    两人随意的又闲聊了几个话题,像是认识多年的闺蜜,山田-杏子不继续吐露内幕,欧阳婧也不会松口,那么合作势必无法进行。

    当然,在这无形的角逐里,山田-杏子处理劣势,所以她只能妥协。

    放下茶杯,山田-杏子正色的开开:“欧阳小姐,你或许不了解我的爷爷,他很喜欢贵国的文化。”

    相对于很多发达的国家,即使他们经济再发达,可是历史却匮乏,有些甚至被称为没有历史的国家。

    东洋倒是有些历史,可追溯起来也就那么长的,毕竟弹丸之地,又能有多少瑰丽的历史和文化,很多传统文化还是沿袭了我们。

    半个小时之后,欧阳婧听完了山田-杏子的话,不由震惊的看着她,“你们想要窃取我们的历史,然后将一切伪造成你们东洋的历史?”

    能代表历史的除了文字之外,就只有这些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古董文物,山田家族的计划可以说非常的卑劣无耻。

    他们打算大量收购一些珍贵的古董文物,然后篡改文字记载,也许五年十年没什么,但过上百年,甚至几百年,假的就成了真的,尤其是他们还拥有这些代表历史的古董文物。

    山田-杏子微微一笑,“欧阳小姐,这是我爷爷毕生的愿望,不管是爷爷还是我都无法知道这个计划是成功还是失败,但我们只会努力。”

    “你们简直是白日做梦。”欧阳婧忍不住的嗤笑一声,五千年的历史文化可不是一个山田家族可以伪装出来的,山田家族的这个计划在欧阳婧看来简直愚不可及。

    但此刻,看着面色平静,眼神执着的山田-杏子,欧阳婧忽然就相信了,他们真的有这个打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个山田家族对长源的藏宝窟势在必得倒也在情理之中。

    思虑片刻后,欧阳婧终于松口了,“我可以和你合作,方丰益死亡后,你在长源的所作所为我们欧阳家不会干涉,这就是我们合作的条件,但如果你再次需要欧阳家的帮助,藏宝窟里的宝物我们欧阳家族则分走一半。”

    山田-杏子眉头微微一皱,这个合作条件对山田家族而言很苛刻,他们暗杀了方丰益,等于替欧阳家扫清了障碍,而换回来的只是他们的不干涉不阻止。

    如果日后还需要欧阳家的帮忙,欧阳婧则想要瓜分走一半的宝物!山田-杏子沉了脸,“欧阳小姐,看来欧阳家并没有合作的诚意。”

    “杏子小姐可以再考虑考虑,我可以等。”欧阳婧笑着站起身来,山田家族这样疯狂,山田-太郎和山田-杏子都是疯子,所以即使欧阳婧开出的条件很苛刻,她相信山田家族也会同意的。

    “我等着杏子小姐的好消息。”微微颔首,欧阳婧转身向着包厢外走了去,今晚上不枉此行!

    而另一边,等欧阳婧回到周家之后,周勇依旧没有回来,这让欧阳婧原本的好心情大打折扣了。

    她对周勇只是利用,利用周家代替方家,然后掌控长源。可身为女人,欧阳婧是敏锐的,周勇对方棠态度的改变,让她很是不满。

    尤其是今晚上的周勇的行动,欧阳婧之前问了,周勇并没有说,修复组的一切都属于机密,这是周勇的理由。

    这让欧阳婧很不满,虽然她早就从周勇的手下得知了今晚上的行动,但一想到周勇不告诉自己,却打算和方棠一起行动,欧阳婧目光沉了沉,不过和山田家族的合作更重要,她暂时将周勇的事丢开了。

    韦宅。

    黑暗里,为了不惊动其他人,周勇六人都带着夜视仪,然后从院子开始,对韦宅开展了地毯式的搜索。

    建筑面具五百多平米,再加上前后的院子,还有小花园、回廊什么的,要想找到密室的入口并不容易。

    一直忙碌了四个多小时,接近凌晨五点了,此刻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无功而返个的众人回到了周勇的办公室。

    “队长,没有方组长的帮忙,只靠我们估计不行。”手下喝了一口水,忍不住的说了一句,他们毕竟是外行。

    “如果有探测仪的话倒省力多了。”另一个手下嘿嘿的笑着,靠他们的眼睛找,真不知道密室入口在哪里,古代的那些机关估计很精妙,有些到现在都没有被破解。

    但借助高科技的探测仪就不同了,可以穿透到墙壁里或者深入地下,只要有密室,一定会被发现。

    “我再想想。”周勇沉思着,他很清楚如果方棠过来了,或许就不会这么麻烦了,偏偏方棠因为蒋韶搴没有出现。

    但用探测仪的话,密室的消息就隐瞒不住了,到时候所有人都知道,人多杂乱,只怕不少人都会借着修复古宅的名头,偷偷的寻找密室,这些修复师都是行家,一旦被他们找到其他密室的话,只怕里面的古董文物都会被偷运出去。

    “要不还是让方组长帮忙?”一个手下看着周勇说了一句,虽然他们也听到传闻,据说方组长和他们队长有些的矛盾,但这些天在修复组听到方棠的传闻,方组长看着冷漠难相处,但为人还是很不错的,所以只要他们开口了,想必方组长也会抛开和队长的私人矛盾帮忙。

    周勇最后点了点头,“先回去休息,明天我会问问方棠。”

    !分隔线!

    对于周勇一晚上的无功而返,方棠倒也没有多失望,密室原本就不好找。

    看着依旧拒绝帮忙的方棠,周勇只感觉一把无名火蹭一下在胸口燃烧起来,可是看着方棠清冷的面容,周勇狠狠一抹脸,“好,我同意蒋队长晚上加入!”

    说完之后,周勇转身向着工作间外面走了去,她这样信任姓蒋的,希望日后不会后悔!

    等到下午六点,方棠刚出来,就看到等候在外面的蒋韶搴,不由快步走了过去。

    蒋韶搴大手握住了方棠的手,低沉的嗓音里透着关切,“累了吗?”

    “没有。”方棠摇头笑着,小手反握住了蒋韶搴的大手,开口问道:“古骅那边什么情况?对了,周勇同意你晚上和我一起探一探韦宅。”

    “人还在医院里,山田-杏子在照顾他。”蒋韶搴余光扫了不远处一眼,随后沉声一笑,“可以,你是不是一直就等着?”

    方棠嘿嘿一笑,她的确对密室有点兴趣,别看她拒绝周勇时是斩钉截铁的,但白天的时候,利用休息时间,方棠也将韦宅偷偷转了两遍,也没有找到一点线索。

    不过担心被其他人发现什么,方棠也不敢表现的那么明显,可现在不同了,到了晚上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在韦宅了探秘了。

    “回去吧。”蒋韶搴宠溺的看着方棠,无奈的摇摇头,和方棠一起向着32号宅子方向慢悠悠的走了过去。

    修复组的人大部分都住在这边,也就方棠在西街口有宅子,所以她是回去住,周勇同样也会回周界,此刻看着走远的两道身影,莫名的有种无法形容的和谐,似乎他们天生就该是一对。

    当看到停在巷子口的汽车时,方棠脚步一顿,这是方家的车子。

    果真,看到方棠和蒋韶搴回来了,汽车副驾驶位置的车门打开了,祝秘书下车后快步打开了后座的车门,先下车的是方宇涛。

    方丰益穿着笔挺的黑色西装,面容一贯是古板而严肃,下车后,方丰益目光复杂而诡谲的盯着方棠,虽然不愿意承认,可是方丰益不得不承认自己在方棠身上看走眼了。

    “二小姐,蒋队长,总议长等候多时了。”祝秘书率先开口打破了这诡异的平静,造成这样的局面也是因为总议长当初放弃了二小姐,如今虽然总议长想要挽回,但祝秘书明白以方棠的性格,这基本是不可能。

    “我和你们没什么要谈的。”方棠冷声开口,她搬到西街口之后,和方家基本就断了来往,井水不犯河水最好。

    “你将古骅打到医院去了,你认为没有方家在中间周旋,你现在还能在修复组工作?”一看方棠这冷漠疏离的态度,方宇涛暴躁的怼了一句。

    方丰益制止的看了一眼暴躁的方宇涛,比起方棠这个女儿,宇涛的定性还是太差了,此刻,方丰益目光转向了一旁的蒋韶搴,虽然他身手精湛,可惜,这一次弋州古家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古家上一次不追究是看在徐荣昌和封掣的面子上,再者方棠也占着理,可这一次却不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吕颜的小说实力宠妻:天才修复师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实力宠妻:天才修复师最新章节实力宠妻:天才修复师全文阅读实力宠妻:天才修复师5200实力宠妻:天才修复师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
版权归作者吕颜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顺隆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