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以瑾年

第六十章 缘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叔于 本章:第六十章 缘由

    不出一日,霞倚宫的闹剧就传至宫里的每个角落,宫人们私下聚在一起便议论此事,妃嫔们明面上虽不敢表露,可心中亦是窃喜不已。

    霞倚宫宫门紧闭,平时仗着敬妃的名头不可一世的宫人自知平素得罪了许多人,都不敢迈出宫门一步,

    如今人人都在看霞倚宫的笑话,更有甚者传言如今宫里要大变天了,圣眷颇浓的孟宝林和深的太后喜爱的戴才人如今是可是大红人,往日一手遮天的敬妃已恩宠不再。

    孟长瑾看着香芹喝下药,对着碧溪叮嘱道:“这几日有什么事就交给你和安达了,就让香芹好好休息。”

    “是。”碧溪接过香芹手中的药碗,拍着胸脯保证道,“宝林你就放心,有我在,绝对不会让香芹累着半点的!”

    香芹有些无奈地睨了碧溪一眼,笑道:“朱太医这方子倒是有奇效,昨日一喝便不再痛了,老是在床上躺着我可憋不住,有些事情给我做反而舒服些。”

    说着,香芹就要起身,碧溪敢忙搀住她,一脸赞同道:“我最能理解你这感受了,那时候我在床上躺了几天,浑身就像猫抓一样难受,就想着出去走走。”看着孟长瑾,试探问道,“宝林,我陪着香芹去院里走走?”

    孟长瑾拿她们没办法,只好应下。

    陛下方才派人来传,今日许她休息一日,不用去文德殿。

    孟长瑾脑中突然闪回一些昨日的片段,还有半夜醒来手里牢牢抓住的衣服,若是今日去与他撞见,不知要同他说些什么。可又想到没有几天这抄书之期将至,若完不成怕免不了又是一顿惩罚。

    思及此处,她还是换了身衣裳,整理了好发髻,便去了文德殿。

    过了申时,孟长瑾也没有见到皇帝的影子,虽然不太记得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可那些零碎的片段拼凑起来,又联想到自己抓在手上的衣服,她好像看到了一个有些任性和粘人的自己。她不禁有些懊恼,不知道自己脑袋是哪里抽了下,竟然做出这种不要命的举动。

    虽有些庆幸今日他没有来文德殿,可心里却不可抑制地涌起一阵失落。

    她将书合上,轻吹了下刚誊写好的纸张,向一旁服侍的宫人说了声,便离开了文德殿。

    回到玥覃苑,用过晚膳,就要碧溪替自己挑了些平日留下的赏赐,带着安达去往吟秋苑。

    戴秋苓正在院里散步消食,瞧见来拜访的孟长瑾一点也不惊讶,笑吟吟地拉着她进了内室。

    孟长瑾刚坐下就开门见山道:“今日我过来,主要是为了向戴才人道谢。”

    安达将手中的盒子递给素桐,戴秋苓见着素桐接过便道:“这既然是孟宝林的一番心意,我也不推辞。”

    “当时匆忙,也来不及好好谢谢素桐。”孟长瑾指了指叠在上面的那个盒子,“这个便是给你的,也多谢你当日特来相告之恩。”

    素桐忙放下手中的东西,对着孟长瑾道:“孟宝林言重了,素桐只是尽了份内之事。”

    孟长瑾笑道:“此份内事也不是人人都愿意去做的。”说着起身对着她们行了一礼,“你们的相助,我孟长瑾定会铭记于心,不敢忘记。”

    戴秋苓和素桐一面扶住她手臂,一面口里道“不必如此”云云,孟长瑾也不多虚礼,便依言落座。

    戴秋苓知道孟长瑾心思敏锐,自己也不必同她绕弯子,便道:“孟宝林也不必太放在心上,我助你,便是助自己。”

    孟长瑾以为还要多客套几句,戴秋苓才愿意说出来,如今看来是自己低估了她。

    自己与戴秋苓虽比起其她几个入宫的新人来说是亲近一些,昨日之事她若只替自己美言几句也在情理之中,可她没必要刻意与敬妃撕破脸皮,如此明目张胆地与自己站同一条战线上,如此对她来说百害而无一利,孟长瑾着实是想不通。

    “不知戴才人何出此言?”

    “孟宝林入宫不过半年,就不知遭了多少明枪暗箭,晒书之痛犹在,昨日在霞倚宫又是这般惊心动魄,若不是陛下赶到,后果不堪设想。”说到后面,戴秋苓的语气也渐渐放缓,“想要在宫中安身立命何其艰难,所以我也不得不为自己找一个靠山。”

    “太后。”孟长瑾忍不住道。

    “不错。”戴秋苓点了点头,“原来我一直以为孟宝林身上发生这些事不会发生在我身上,可自从陛下那日晋了我位份之后,我便感受到一些明里暗里的压迫。有些我借太后做幌子挡了过去,可有些却是怎么都挡不住的,那些敌意,那些暗算,我一想到,夜里都睡不安稳。”

    戴秋苓朝素桐点了点头,素桐见了便拿出一小盒茶叶,递至孟长瑾手上。

    孟长瑾端起来闻了闻,是普通茶叶的味道,她不解地看向戴秋苓。

    戴秋苓将茶叶接过,放置在素桐端来的盛了热水的杯盏里,茶叶的清香徐徐散开,那味道似刚下过雨的树林,清新带着一阵芬芳。

    戴秋苓凑过去,深深地闻了下:“这茶可好闻?”

    孟长瑾点头:“我虽不太懂茶,只知气味绵长清雅,让人闻之心旷神怡。”

    “茶确实是好茶。”戴秋苓轻笑一声,“可这茶我却不敢喝。”

    “为何?”

    戴秋苓徐徐道来:“这茶叶里掺了蒲黄,这蒲黄啊本是好药,可用于止血化淤。只是……性凉,若长期服用或致妇人难以受孕,或致胎儿畸形,甚至是死胎。”

    孟长瑾猛地一抬头,惊讶地看着摆在面前的这一盏茶,此时再闻这冒着热气的茶盏泛出的香味,再没有方才那般清香,反倒带着丝丝血腥的气味。她的瞳孔一缩,顿时明白了个大概。

    “这茶叶是那日在敬妃宫里品茶时她赏赐的。”戴秋苓看着素桐将那杯茶端了下去,回答了孟长瑾的疑惑,“若非学医之人是闻不出来的,也真是巧了,我这宫女素桐从小跟着她父亲行医,对这药草也略知一二……”

    戴秋苓话没有说完就止住了,孟长瑾已经明白她未尽的意思,只垂首不语。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叔于的小说时以瑾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时以瑾年最新章节时以瑾年全文阅读时以瑾年5200时以瑾年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
版权归作者叔于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顺隆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