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扎店之闲人免进

第239章 调查走访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斯问孙 本章:第239章 调查走访

    她问房东,你确定吗?

    房东说,我怎么不确定?摩托车是我卖给他的!

    冯招娣又问,他老家是哪里的?

    房东说,东北黑龙江的吧!具体哪里的我也不知道!这你得到渔业公司去查查,那里可能留底了!

    冯招娣心想,从我们这里到黑龙江,路途遥远。这两口子不可能骑摩托车回去。他们极有可能骑着摩托车到最近的火车站,或者客运码头附近,弃车之后,再坐火车或者轮渡回东北!

    再问了房东一些对这两口子的印象和这两口子平时的表现之后。

    冯招娣用手机将在南河村所收集的线索向她的组长做了汇报。

    组长听完汇报之后,指示冯招娣继续在南河村针对这对东北夫妻进行进一步的走访调查。他又安排了另一组侦查员,到渔业公司调查那东北男人的详细资料。剩下的人都到车站和客运码头附近查看有没有被遗弃的摩托车。

    通过向租房附近的住户了解,这对东北夫妻时常吵架,在周围邻居的眼里,这对东北夫妻的感情并不是很好。

    据他们的左邻右舍说,这对夫妻中,男的出海打渔,十天半个月的才能回家一次,在家也就呆个两天左右,俗话说,小别胜新婚,按说男人在家这两天,两人应该很黏糊,很温馨才对!但他们好像每次男人回来都吵架!因为他们吵起来以后满口都是贼流利的正宗东北话,别人连个大概意思都听不出来!所以他们为什么争吵,周围的人知道的并不是很清楚。

    冯招娣问,这对夫妻离开前后,你们发现什么异常没有?

    众邻居都摇头说,除了听见他们争吵过,没有什么异常!而争吵对这对夫妻来说,很正常!冯招娣又问,他们走的时候,骑的是摩托车,你们谁都没有听见吗?

    众邻居说,那男的每次出海都是从家里骑着摩托车到渔业公司,把摩托车放在公司的车棚里,渔船靠港后,他再骑着摩托车回家!

    因为渔船出海、靠岸的时间都是随潮汐而定的。也就是说,男的回家和出门的时间是不固定的!所以他无论是什么时候回来,什么时候离家在众人眼里都是正常的!

    “夫妻感情不好,经常吵架!吵架原因不明!”冯招娣经过一天的走访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按理说她今天的收获算很小了,但另外两组的收获更小,去渔业公司调查男人资料的侦查员,只得到了一个答复。那就是,这个东北男人所在的渔船,只是挂靠在渔业公司名下的私人渔船。不是渔业公司自有的渔船。这类渔船只要每年给渔业公司缴纳一些管理费,它的一切经营活动都是自主的!渔业公司不会干涉。而他们之所以要花钱挂靠在渔业公司名下,就是为了背靠大树好乘凉,在年审、领取补贴等方面会省去很多麻烦。

    在侦查员的要求下,渔业公司的人把真正船老板的电话给了警方。

    警方找到船老板,说明来意以后。

    船老板说,他的渔船,他只是自己找了个船长,船长找好以后,船员就由船长自己去找。毕竟每个船长都有自己的圈子与团队。在海上进行捕鱼作业,服从和团结很重要,所以大副、二副、大车(渔船上的机械师)等关键岗位都得是船长信得过的人,船老板并不加以干涉。

    因此,船老板并不知道警方所说人是谁?要打听这个人,就得找到雇佣他的船长。

    当侦查员问船长在哪里的时候,船老板双手一摊说,今年他换了船长,去年的船长他也不知道哪里去了?他只给警方提供了一个船长的手机号码。

    侦查员拿起电话打过去的时候,电话里只传来:“您好,你所拨打的手机已关机或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再拨!the number you dialed……”

    船老板看着郁闷的侦查员说:“现在他可能在船上呢!船出了海,手机就没信号了!”

    “那就没有办法联系他了吗?”侦查员问。

    船老板说,我们平时和船上都是用卫星电话联系!但我不知道,他现在在哪条船上啊!所以没法联系!

    另一组巡查车站和码头的侦查员也是无功而返,都大半年了。这个结果也是预料之中。

    到此为止,尸体的身份没有确定,可疑人员的身份、行踪也没确定。案件一时陷入了僵局。

    办案组长见冯招娣他们这两天都很劳累,所以今天就提前让大家下了班,缓冲一下。

    冯招娣下了班,没事干,就跑到我这里来,想听听我对这起案件的看法。

    我问:“你们分析出什么结果了?”

    冯招娣说:“哪有结果?连死者是谁都不知道!你是到过现场的,你说说你的看法!”

    “我是因为儿童溺水的事情去的,按照目前的情况看,这女的应该是含恨而死的!因怨气太重而成恶鬼!”我说。

    “即使成了恶鬼,也应该是冤有头债有主呀!它干嘛要害两个孩子的命?又不是那两个孩子害的她!”冯招娣说。

    我皱着眉头想了一下说:“这也是我想不通的地方!它害了这两个孩子好像对它没有什么好处!”

    “难道是它想引起人们的注意?”冯招娣说。

    “恐怕不是那么简单!”我说。

    “那你认为这个女死者是谁?”冯招娣问。

    “你们都查不出来!我上哪儿去知道?”我说。

    “你说会不会是那对东北夫妻,丈夫杀了妻子然后潜逃了!”冯招娣眼睛亮闪闪的说。

    “你为什么这么想?”我问。

    “因为周围村庄都落实过了,没有女人失踪呀?不知去向的只有这对东北夫妻!而且据周围的邻居说,他两口子经常吵架!说明他们夫妻关系并不好!”冯招娣分析道。

    “你说的这个可能性有,但我个人认为可能性不大!”我说。

    “为什么?”冯招娣问。

    “首先,他们是夫妻,一夜夫妻百日恩!吵架正常,杀人就有些匪夷所思了吧!其次,你们现在还没查实人家现在在哪里呢?说不定现在人家两口子正在哪里吵架呢!”我说。

    “这是你自己的主观看法!人和人是不一样的!我上学时还看到过儿子杀害母亲的案例呢!这在你看来是不是更加不可能?”冯招娣说。

    “那是极端个案!”我说。

    “你怎么知道这个就不是极端个案呢?”冯招娣说。

    “我……”我一时无语。

    (本章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斯问孙的小说纸扎店之闲人免进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纸扎店之闲人免进最新章节纸扎店之闲人免进全文阅读纸扎店之闲人免进5200纸扎店之闲人免进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
版权归作者斯问孙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顺隆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