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户出山

第673章 我相信山民哥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阳子下 本章:第673章 我相信山民哥

    何为民的办事效率很高。不高不行,这件事除了山海集团之外,最紧张的就是他。百汇新区的开发能否平平安安顺利进行下去,他要负最大的直接责任。幸好这次事件没闹出人命,否则第一个出来背锅的就是他这个公安局长,想甩都甩不掉。

    所以,下午的时候就揪出了带头闹事的人,在何为民的特殊照顾下,这人一五一十全都说了出来,连上个月在地铁上摸女人屁股的事情都招了出来。

    带头闹事的人叫王金宝,百汇区本地人,是个游手好闲的二流子,四十多岁还是个单身汉,平日里最喜欢无事生非到处挑事儿。

    这样的人本来一辈子也买不起高档小区,但百汇新区开发的春风拂过,两间祖上留下来的破破烂烂土砖房加上一块坑坑洼洼的院坝换来了近五百万的拆迁款。

    要说起来他在百汇区还算是小有名气,他那点房子和院坝本来只能赔三百万,但是在他一哭二闹三上吊,又是在拆迁办上演自杀,又是在信访办静坐,又是在街道办门口裸哭,还要求街道办给他找个媳妇儿。街道办的人下到办事员上到书记都认识他,政府的人被他闹得哭笑不得,实在没办法,在各方协调之下,最后硬生生让他多要走了两百万。

    事情的经过与何为民预想中的差不多,王金宝拿着巨款在棕榈泉买了套房,然后前两天坐地铁的时候偶然遇到了一个自称房产经理的人。两人闲聊的时候,那人告诉他棕榈泉对面的百汇花园马上就要开盘,开盘价一平米一万五。

    王金宝开始还不太相信,那人信誓旦旦的说他就是做这一行的,说房地产行业水深得很,还带着可怜的眼神看着他,说棕榈泉心也太黑了,地段一样,品质没有百汇花园好,价格上一平米还足足贵了五千,是他从事房地产行业以来见过的最黑心的开发商。接着还说了很多专业术语,还说什么这是买卖双方信息不对称所造成的,欺负的就是他这样的老实人。

    王金宝越听越相信,越听越愤怒,从来都是他坑别人,哪有别人坑他的道理。当时就要去棕榈泉讨要个说法。那人接着有告诉他,说他干这一行多年很有经验,说一个人的力量不够,要想讨回损失最好联合所有的业主一起去讨说法。

    至于那人是谁已经不重要,反正肯定是对面百汇花园的人。

    当然,即便找到那人也没什么意义,他只是说了几句话,而且还是‘大实话’,警察也不能把他怎么办。

    紧接着,何为民又调查了一番百汇花园,百汇花园项目属于金桂集团旗下,全权委托给一家叫搬山填海房地产公司进行销售。单听这名字其狼子野心就昭然若揭,‘搬山填海’,那不就是把山海集团给搬倒填死的意思吗。继续查下去,这家房地产公司才成立三个月,法人叫孟浩然。回想去年东海发生的大事,何为民哪里还不知道,这就是一场有预谋的计划。

    查到这一步,何为民能做的就只有继续跟进和关注,其它的事情也做不了。

    联想到前几个月收到的两个境外杀手人头,想到刚从马鞍山处得知的陆山民身世情况,想到金桂集团背后就是纳兰家,何为民头很大,很头痛。本以为陆山民是个火药桶,现在看来简直是个核弹头。一想到百汇新区很有可能变成一个角斗场,一场场战斗即将在这里打响,何为民想死的心都有。他甚至预感到这次棕榈泉事件只是吹响一场大战的号角,后面还不知道是怎样的腥风血雨。

    何为民焦头烂额,本想着只要在百汇新区平稳度过就很有可能更上一层楼,现在看来说不定得提前退休了。

    山海集团会议室,董事会进行了整整一天的会议。

    胡惟庸再次说道:“现在的金桂集团不是孟家时候的金桂集团,它的背后是纳兰家为首的北方财团,我们拿什么和他们硬拼”。

    林耀武拿出一张百汇区地图,上面红色部分是山海集团的地,黄色部分是金桂集团的地,蓝色部分是东海其他企业拿下的地,绿色部分是北方财团其他公司拿下的地。

    “大家看看这张开发地图,黄色和绿色包围了红色,当时我们没太注意,还以为拿下了不错的地,现在看来对方早有预谋。我们拿下的地全部被纳兰家为首的北方财团包围,这场价格战要是打起来,不仅仅是棕榈泉和百汇花园之间的战争,将是全方位的经济战。”

    说着摊开双手,“山海集团成立才一年多,拿什么和纳兰家这种有着几代人积累的大家族打,更何况还有这么多北方过来的其他公司”?

    陆霜也是眉头紧皱,作为集团的cfo,更深远的层次不是她想的事情,但有一点她比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清楚,那就是山海集团的资金安排早已很紧张,别说打一场整体性的价格战,就是一个小小的意外都很难受。

    “我们的资金一环扣一环,别说后续项目的价格战,单单是棕榈泉和百汇花园一战就会断了我们的资金链,这不是想不想打的问题,是我们根本就打不起”。

    马东说道:“但是不打价格战,棕榈泉一样有二十多个亿在短时间内收不回来,不补差价硬扛到底,别说棕榈泉二期三期工程资金不足,即便勉强建起来,在声誉受损的情况下也必然销售不好,到时候资金回笼更加困难,一样会引起一连串的连锁反应”。

    蒙傲也接着说道:“如果百汇花园的二期三期继续低价开盘,那棕榈泉的二期三期跟还是不跟,与其到时候二期三期也要跟上对方的价格,又何必硬要坚持一期不降价。这次对方明摆着挑事,上千个业主,抓了一个,对方随时可以再扶持一个。反正最多拘留十五天,犯罪成本太低了,继续闹下去销售部的工作也无法开展”。

    胡惟庸反驳道:“首先这是业主无理取闹,其次若是闹了就能降价,那以后依样画葫芦闹事的会更多。再次,我认为我们手上有多少资金就办多大的事儿,资金不够我们就放缓二期三期的开发进度。”

    “对,我赞成胡总的观点”。林耀武接着说道:“以现在的市场行情和国家政策,房价不会跌,也不愁卖不掉。大不了先暂时屯着,东海这么大的市场,早晚能卖掉。至于资金回笼问题,资金不够我们就放慢开发,要不就抵押一部分给银行,时间一长,对方的独角戏也唱不长”。

    胡惟庸又说道:“我觉得不管对方出什么招,我们只一招,埋头干自己的事,继续按照原计划进行,让他们唱独角戏。至于资金不足问题,山海资本拥有浩瀚集团20%的股份,我们可以卖掉其中一部分应急”。

    阮玉眉头皱了一下,缓缓的摇了摇头,“浩瀚集团的股份有一部分是曾老爷子赠送给山民哥的,另一部分也涉及到山海资本其他几个股东的利益。而且我们要是卖掉浩瀚集团股份,会削弱曾家对浩瀚集团的控制,山民哥重情重义,不会同意这种背信弃义的行为”。

    林耀武说道:“实在不行,我们可以转让一部分土地或者寻求合伙伴共同开发,总之不能落入对方价格战漩涡”。

    一直没说话的山猫开口说道:“山海集团能否更上一层楼,关键就在于这次百汇新区开发。我们好不容易拿下这么多好地,现在又要转让或者把利益让出一部分给别人,那我们之前的努力岂不是付诸东流”。

    胡惟庸说道:“苟董,至少我们能活下去。打价格战,死路一条”。

    山猫摇了摇头,“准确的说只是暂时活下去,我们前期投入太多了,已经深陷其中。对方又打定主意围死我们,这是一个仗着财大气粗的阳谋,不管打不打价格战都得死,只是早死与晚死的区别”。

    说着顿了顿,“与其被对方慢慢围死,还不如殊死一搏,要死也要撕下他一层皮”。

    林耀武眉头紧皱,不再说话。他是后面进入山海集团,还是被陆山民胁迫进入的,董事会大部分人都是陆山民的心腹,他只是表明自己的看法,知道再多说也没什么用。

    胡惟庸看了看林耀武,抬头看向阮玉,“阮董,你做决定吧”。

    阮玉看向陈坤,淡淡道:“陈总,你一直没说话,你怎么看”。

    陈坤皱了皱眉,他之所以一直没发言,是因为他确实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胡明去了江州,想必也征求了董事长的意见,我看要不等等”。

    阮玉合上笔记本,“开了一天会,大家先休息半个小时”。

    出了会议室,阮玉直接走进了山猫办公室,不解的问道:“海天集团的卓爷已经明确表态不会在资金上支持我们价格战,曾家还在恢复中自顾不暇,共荣商会只是个协会组织不是一家公司,阚爷不可能拿得出钱支持我们,我们现在在财力上是孤立无援的境地。我相信这些情况你都清楚,为什么明知道是对方挖的坑还要往里面跳”。

    “正因为我们在财力上孤立无援才必须打价格战”。

    阮玉更加疑惑的看着山猫。“为什么”?

    山猫深吸一口气,像是做了一个很艰难的决定。

    “纳兰子缨这招堂堂正正,不管我们怎么选择都会陷入深渊,在绝对力量面前,我们都没有胜算。”

    说着艰难的说道:“我们只有赌一把,纳兰子缨不是想引我们上钩吗,我们就随了他的愿”。

    “拿什么赌”?阮玉眉头紧锁,她虽然一直没有表态,但心里其实更倾向于林耀武和胡惟庸的意见,哪怕山海集团这次失去发展壮大的机会,至少暂时还可以存活下去。

    山猫说道:“阮董,我知道你想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但山海集团失去这次壮大的机会,与此同时纳兰家却是在东海站稳了脚跟,再过一两年,等纳兰家整合了东海政商两届的人脉关系,我们将失去现在唯一的主场优势,那将是一条真正的绝路”。

    阮玉眉头紧锁,山猫所说的话她不是没想过,但是价格战纯粹是对方挖的一个必死陷阱。

    阮玉喃喃道:“主场优势,我们现在的主场优势又有什么用呢”。

    “不一定就没用”。山猫说道。

    “不一定”?阮玉瞪大眼睛看着山猫。

    山猫拿起手里的水杯,“就像这杯子里的水,水很廉价,但是点解成氢气和氧气就要贵得多”。

    阮玉若有所思,“但电解的成本远远高于了从水中得到的氢气和氧气”。

    “所以有风险,或者叫冒险”。

    山猫接着说道:“董事会上的两个方案并不是非此即彼,我们可以将两个方案组合起来”。

    阮玉越听越糊涂,“山猫,你还是没说明白拿什么赌”。

    “人心”!山猫放下水杯重重的说道。

    阮玉惊讶的张大嘴巴,“你是说东海企业界的人心”?说着不可思议的看着山猫,“他们是商人,不是民生西路或者直港大道的江湖”。

    “阮姐,我们都陷入了商业规则的误区,不管是从政还是从商,本质上都是对人心的揣摩和较量”。

    阮玉陷入沉思,“董事会上的人会同意吗”?

    山猫坚定的说道:“只要山民哥同意就行”。

    阮玉紧紧的盯着山猫,这个胆小怕事害怕担负责任的人,此刻脸上满是坚毅。

    “山民哥会同意吗”?

    山猫眼神更加坚定,“我相信山民哥”。

    良久之后,阮玉重重的呼出一口气,“我相信你,但你得向同事会解释清楚”。

    “不,这件事的计划只能你我两个人知道”。看见阮玉疑惑的样子,山猫接着说道:“不是信不过他们。纳兰家在东海到处是眼线,这场戏得演得逼真才行,要让纳兰子缨完全相信我们上了钩”。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阳子下的小说猎户出山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猎户出山最新章节猎户出山全文阅读猎户出山5200猎户出山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
版权归作者阳子下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顺隆书院